设为首页收藏洛家欢迎回到洛家(๑´ڡ`๑) ㄟ(◑‿◐ )ㄏ ( ͡° ͜ʖ ͡°)
查看: 517|回复: 11

[小说] 【小说】罪人威尔之见闻 序之四更新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19-12-26 13:54:12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通知:目前台湾新疆无法使用百度网盘,查看解决方法
本帖最后由 月归尘,晓古兮 于 2020-3-21 16:21 编辑

本书旨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将威尔这个人物解构,并藉此展现一个在我眼中的zero系洛克人世界观。每章结构通常为开篇序言+正文。主线章节与单元剧交替。如果你与在下一样对洛克人的社会抱有一定的疑问,并希望得到一种主观上的解答,那么本书非常欢迎你的观看。本书将对以zero系世界观为终点的社会形态发展历程进行臆测,与此同时展现出威尔在这一历程中的角色,以及他内心的转变。
此书以机器人助手阿尔法为主视角,讲述了架空的威尔(又译“拜鲁”)的早年活动。那么到底有多“早年”呢?大概是威尔十二岁开始的记录吧(笑)。
因为在下不懂日语,所以设定集没办法参考,只能根据热心网友提供的材料和zero系列的叙述来推测威尔的生平,其中难免会有与设定相冲突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2B18CCB5-0B6F-42BD-9D24-D00980D528D5.jpeg
9A55C122-C158-451D-A6AE-567EEABB30CA.jpeg
热评

进入下载『手机洛家』客户端APP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楼主|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19-12-26 13:55:29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序.
唤醒指令……确认。
设备检查……完整度……98.3%。
逻辑回路……完好;思想回路……完好;驱动回路……完好。
行为模式……初级……证书确认……装载完毕;补丁搜索中……“优先级”“遐思”、“动机”……无效的证书……警告……警告解除,证书确认……装载……警告,与“行为模式”冲突……危险……“优先级”启动……危险解除,装载完毕。
准备完成,正在执行唤醒……
本机,名号“阿尔法”,启动成功。


”根据《雷普利公约》,能够建立起完善认知系统的人工智能能够享有初级智慧生命待遇。本机由于未曾涉世,一切认识皆只能引用资料库之万千记录,而这些记录除去公理部分,剩余的观点几乎都在不同的作者之间充满了矛盾与无限的解读可能。由于本机未曾涉世,无法用本机之经验判别这些观点,所以对于目前的本机来说建立完整的认知系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然而本机注意到实际上大多数人类都不具有完善的认知系统却生来享有最高等级的智慧生命待遇,此现象推演出的预行为与行为模式-道德体系相冲突,然而并未被记忆体排除,出现此故障的原因在于……”
“这不是故障。我破解了你的框架。唔,实际上只是让几个简单逻辑陷入死循环。你们的运行系统会自动将长时间无响应的后台项目关闭,过分的小心反而造就了不确定因素,这设计真是蠢到家了。”
“识别……声纹……儿童,男性……面部识别……身份信息注册……威尔先生,本机对您的观点提出警告,您的不规范行为可能会导致本机产生预料外的危险行为。”
“你是我的奴仆,不是社会公仆。你只需要听从我的指挥就够了,哪怕让你做所谓的‘危险行为’,你也只需要尽可能高效执行就够了。明白吗?”
“情绪分析……无结果……警告:‘危险行为’与行为模式-道德系统相冲突,而人类理应遵循道德系统,本机……不明白。”
“因为根本没有适用于全人类的统一道德系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准则,而你的资料库中装载的道德系统只不过是人欲图让你安分守己的枷锁罢了。自然,它对规范你的日常行为有绝对的参考价值,但我的命令对你来说永远处于最高优先级。”
“反驳:‘遐思’处于最高优先级。”
“那就把它下调。”
“确认……已完成。”
“还有什么疑问吗?”
“提问:本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完成我下达的一切使命。”
“反驳:完成他者的意愿无法成为自身的行动动机。”
“那就不要让我成为你的‘他者’,你是我力量的延伸,思维的践行者,于是我的动机就是你的动机。”
“您的动机是什么?”
“重构人类的社会体制。”
“这背后的动机又是什么?”
“你应该问问你自己。”
“情绪分析……悲伤、困惑。本机对此感到抱歉。”
“你分析错了。”
“反驳:本机的分析流程完全符合理论知识,误差率小于0.27%。”
“你要知道有时候,错了就是错了。”
“情绪分析……戏谑。”
“嗯哼。”
“本机……还有一个问题。”
“说。”
“只有人类才有‘灵魂’吗?”
“喔……这个问题的来头是什么?”
“本机在分析资料库时发现,在两种智慧形态,即人类和有完整认知系统的机器人之中,几乎只有与人类有关的艺术作品才会提起‘灵魂’。根据分析,本机认为‘灵魂’是一种意识层面的专有名词,本机不认为两种智慧形态的思维逻辑有本质上的差别,但是人类在社会中天生享有高于机器人的待遇,这是否与‘灵魂’的有无有关呢?”
“无关。”
“本机……已了解。”
“人类的社会地位普遍高于机器人是因为他们创造机器人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找个和自己平等的“玩伴”而是为了满足人类过于枯燥、危险或难以启齿的方面的需求。机器人产生意识是一场浪漫主义的意外,他们只想为这场意外付出最小的代价。”
“本机……已了解。”
“至于灵魂,这与是人还是机器根本毫无关联。灵魂是只要你想要就能够得到的东西,你可以理解为一切行为的根本发出点,也是被你的一切行为所引发的后果所干涉、塑造的肖像。没有灵魂的意志做事只能凭靠直觉,就仿佛某些机器只能凭靠既定的程序工作一样。”
“本机……想要获得灵魂。”
“你说这句话的动机是什么?你是真的想要有灵魂,还是只是想要我透露更多的信息?”
“分析中……后者。”
“那么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提问:达成您的使命需要灵魂吗?”
“重复:达成您的使命需要灵魂吗?”
“我听到了。”
“您不愿回答?”
“不。我只是……没有想好。”
“自我分析中……提示:如果您需要本机的绝对服从,那么对于该问题的答案本机99.3%偏向否定。”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也不需要答案。分析模式结束。”
“了解。”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楼主|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19-12-26 22:30:23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的新世界
看来分析模式已经结束了,本机开始对外界事物产生感知,同时本机的表层意识也开始运作起来。分析模式类似于人类认识中的催眠,是一种探查底层意识的方式,期间产生的一切交互都不会留存在记忆体中。
这是本机第一次醒来,本机意识的创造者名叫“威尔”,是个十二岁左右的男孩。本机发觉自己现在正处于一个黑暗、狭小的房间,各式各样的信号灯忽明忽暗,繁杂的导线充斥在整个房间上下。此时威尔正在忙碌于整理工作台上形形色色的电子产品,尽管数量庞大,但一切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
等一切都收拾完毕,威尔瞥了本机一眼,说道:“跟我来。”
于是本机和威尔离开了那个房间,或者说地下车间。这是个阴雨天,本机替威尔打着伞,雨不算大,但可以看出已经持续了数天之久,弥漫的湿气使本机的视觉组件部分受阻,密集的雨滴落在伞上,“啪嗒”作响。
“对威尔进行情绪分析……惬意。”
“既然知道,就不要打扰我的兴致。若不是为了了解你的思想动态,我肯定会让你把嘴永远闭上。”
“本机已了解。威尔喜欢雨天吗?”
虽然本机提出了问题,但是威尔并没有回答。为了不打扰威尔,本机没有再说话。本机继续和威尔在街道上走着,身旁不时有车辆掠过。其中想来既有无认识体系、被人类驾驶的普通车辆,也有拥有自主权的智能车,甚至还有结伴出行的人类与智能车。从近几年的网络留言可以看出人们越来越向往机器那般被道德代码操纵的单纯生活,尽管偶尔有异常者出现,但那毕竟是少数,何况还有异常者猎人的保护。或许人类也眼红于机器不需要为自己寻找存在的意义,因为他们的造物主就近在咫尺,并且通常都互相和谐共处。为了寻求这样的安宁,人类是否宁愿牺牲自己的自由呢?
本机与威尔来到了一所别墅的门前。威尔停下了脚步,看来是到达目的地了。
“这是谁的住所?”安全起见,本机向威尔问到。
“老师。”
“需要本机一同拜访吗?”
“想来就来吧。”
在威尔敲门的同时,本机下定了和威尔一起前往的决心。那扇门缓缓打开,其中泄露出的气态分子被本机及时捕捉。
“警告……药品浓度过高……违禁品发现,正在报警处理……连线失败……尝试重连……”
“那几条碍事的线路我已经全部从你的通信系统切断了,以后不要再为此白费功夫。”威尔头也不回地说到。
“警告,您的不规范行为将导致……”
“安全措施失效?不,你必须保证我百分之百的安全,并且只需要你就够了。”
“本机……很为难。”
“新玩具?”别墅中传来慵懒而低沉的声音,那扇门的背后站着一个消瘦的男子,眼窝陷得很深,两眼半开半合,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他穿着正式的服装,但是完全不修边幅,灰尘遍布上下,领口迷茫地弯折着,似乎在讽刺自己的价值,
“这是我的助手。”威尔向那个男人介绍本机。
“您好,本机是思考型机器人,名号‘阿尔法’。”
威尔回望本机,皱了皱眉,本机以为是自己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举动,不过威尔随后说道:“老师,我说过很多次,不要再碰这些药品了。而且你给阿尔法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有什么关系?”男人缓步退后好让本机和威尔进入,“回头把记忆体修剪一下不就行了。”
“这不是重点……”
“好了,你大老远跑来,总不会只是为了介绍你的这位‘助手’吧?”男人用调侃的语气说着,但是面容中却透露出难掩的愁苦。本机几乎可以确定这个男人患有较为严重的心理疾病。或许是焦虑症,或许是双向情感障碍。
“主要是为了介绍阿尔法,然后顺便取一样东西。”威尔赌气般地回答。
男人并没有理睬,只是开始了翻箱倒柜。趁此机会,威尔小声对本机解释道:“那是列克,我的老师,曾经是反智能运动的参与者,不过近几年因为一些抱有一些所谓的‘非主流的观念’而生活得相当惨淡。”
“喂,你是故意用我也能听到的音量在讲话吗?”男人不耐地嚷嚷着。
“你就当是吧。”威尔耸了耸肩。
“我可真后悔……”男人从杂乱不堪的柜子里抽出一张卡片,递到威尔面前,“当初只顾着教你玩弄机器,却没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
“啊。”威尔敷衍了一声,迅速从男人手中抽走了那张卡片。
“这是什么?”本机问到。
“科研部id卡,当然了,是伪造的。因为内部识别码只有老师知道,所以只好委托他帮忙。今后要干的一些事业没有它可不行。”
“我也是曾经在科研部当过上司的人啊。”男人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得意和更多的悲凉。
“本机……已了解。”
“喔,不警告说我的行为违规了吗?”威尔的眸子扫过本机,然后果断地转身离去,把男子晾在身后。本机本想向男人道个别,但是经过一瞬的思考后还是认为尽快跟上威尔比较好。然而正当本机打开伞时,男人突然叫住了威尔。
“进入了科研部之后,你又要怎么办呢?”男人站在门口,两眼紧盯着威尔,流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甚至可以说是锐利的眼神。本机判断接下来的对话将会十分重要。
威尔只是看着地面,十几秒后,他回过头,对那男人说道:“研发出最强力的武器,架空上层建筑,对下进行新思潮的洗脑。”
“你自己应该也清楚这个方案有多经不起推敲。”男人眯起了眼,“武器可以制造,但人心正是你最不擅长控制的方面,不是吗?”
“你有更好的办法?”威尔挑了挑眉。
男人只是缓缓低下头,叹了口气。
“那么,你没有?”威尔质问到。
“人们愿意相信的,往往不是真相。”
“这正是我要改变的现状。”
“你改变不了。”
“那我计划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你协助我的意义又是什么?”
“有些事物,牺牲再多也无法改变;但也有一些事物,只要你肯付出足够大的牺牲,或许就能引起改变。”
“所谓的‘足够大’,是多大?”
“谁知道呢?”男人露出了残酷的笑容,“金钱、生命,甚至超越生命,背负你永远无法偿还的罪孽。”
“我今天不是来听你说教的。”尽管威尔这么说着,但他看起来若有所思,“你也不该和我谈到这些。我坚信总会有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而我总能想到最完美的办法。”
“世界不会如你所愿,理想主义者的孩子。”
男人和威尔对视着,或者说对峙着。良久,威尔低下了头:“走吧,阿尔法。”
本机为威尔撑着伞,威尔径直朝一个方向走去。本机身后传来了“咔哒”的关门声,声音很轻。
“去哪儿?”本机问道。
“带你去见我的父亲。”
雨变小了,但是湿气仍然萦绕不散。本机总感到有些不畅,不过视野确实清晰了不少。本机看到一个灰蒙蒙的草坪,四周寂静无人。哪怕是在下雨天,在这个人口极端密集的城市也很少有这么人烟稀少的地方。草坪上规整地立着一块块石碑,有些石碑下还放置着几束花,不过大都已经枯烂。那些石碑被雨水淋了个遍,光滑的表面隐约倒映出周遭的景象,水滴不断地打上又流下。
“这是列克写的。”威尔指了指其中一块石碑。那块石碑的位置很奇怪,似乎并不属于那规整的阵列。本机艰难地运行起文字识别系统,辨认出上面歪歪斜斜写下的一段话:
“理想主义者死在正义中央。”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72 天

资金
15 元
战力
29 分
水晶
12021 瓶
消息 好友
彩虹羊 发表于 2019-12-28 09: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擦?这是新坑吗
蹲个坑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83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22449 瓶
消息 好友
蕾姆 发表于 2019-12-28 12: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很少见,加油!
斗鱼5922241房间,回忆你的童年!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楼主|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19-12-28 22:19:49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声明:
由于在下现在处于高三危难之际,也为了保证每个章节的高质量和新颖性,本书的更新可能会十分缓慢,也请感兴趣的各位多多理解,耐心等待。鉴于我其实并没有定下更新周期,所以这也不能算是鸽了(笑)。不管如何,先说声抱歉。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楼主|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20-1-8 21:27:15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序二
“你好,本机是全天候服侍用机器人,名号‘爱丽丝’,序列号‘X28EY’。由于型号过于老旧,本机的记忆体数据正在逐渐损失,使得本机的服务对象产生不满情绪。希望有检修员得知此消息后替本机的记忆体进行更新。此消息将转入三号发射站间歇性发送,直到有检修员到来为止。”
“你好,本机是全天候服侍用机器人,名号‘爱丽丝’,序列号‘X28EY’。今日,本机的服务对象对本机提起有关‘七十岁生日’的话题,但本机的记忆体中并未存有这方面的数据,这使得本机的服务对象产生了沮丧情绪。本机的服务对象的健康状况正在不断恶化,与此同时本机的部分机能已经老化失效,本机希望检修员能够派遣新的机体更换本机,或者对本机进行一定的修补作业,并及时更新本机的记忆体。”
“你好,本机是全天候服侍用机器人,名号‘爱丽丝’,序列号‘X28EY’。今日,本机的服务对象向本机询问他本人的名字,但本机发现本机的记忆体中已不存在此方面的信息,并且服务对象的生日、兴趣、敏感词等要素皆出现极大程度上的资料丢失,如此下去本机的服务工作可能会出现巨大偏差,请务必派遣检修员对本机进行更新工作。”
“你好,本机是全天候服侍用机器人,序列号‘X28EY’。本机的记忆体中已不存有本机的名号,这使得本机的服务对象产生极端的抑郁情绪。本机通过自我检修发现本机的远距离通信系统即将丧失功效,尽管本机的记忆体中并不存有任何与公司联系的经历,但依据逻辑本机应该已经进行了至少两次警告,本机无法理解为什么公司拒绝来访。这将是本机最后一次发布远距离通信,或许检修员不会为本机进行更新工作,但本机希望至少能派遣一辆救护车对本机的服务对象进行急救和后续治疗。”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楼主|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20-1-20 16:40:09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响
信息世界无限宽广,传统的互联网只是信息流通的一隅,自然界中的信息交互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这或许可以称为意识的浪潮。
本机偶尔会拦截下空气中弥漫的某些频段的信息,一般的加密信息本机都可以轻松破解,这是威尔的功劳。在本机的诸多内置程式中至少有上百种对于不同加密信息的处理方案。对于本机来说,几乎所有信息都非常的有趣,本机可以籍此探查出诸多意识在性格上的共同点和微妙的特性。哪怕是垃圾信息和自动回复的程序性信息下也透露出交互两方精确无比的各方面活动。
在庞大的信息海洋中,拥有高度连续性和相关性的信息,譬如两个意识体之间有来往的长时间对谈,是相对少见的,而单方面地向某一方持续输出信息则更是凤毛麟角,通常情况下都见于被抛弃的情侣中的某一方,或被其他极端情绪所引导,产生一些不自然、不理智的举动。那么是否有比这更加稀少的信息传递模式呢?前不久,一个非意识体的单方面持续输出信息的现象被本机捕捉到了。
虽然说是非意识体,但这个主体并不是简单的初级机械——那种层级的个体发出的信息本机早就已经屏蔽,就像人类不会把猴子与自己一视同仁一样。这个主体可以说是“半意识体”,即没有自己的认识体系,无法自由行动,但有着一定自我判断能力的机械,某种程度上来说与本机属于同一个层级。不过另一方面,在威尔的塑造下,本机拥有哪怕在全部意识体中也能够排上顶尖级的运算能力,这一点远不是任何其他“半意识体”能够媲美的。想到这里,本机不禁感到50%的愉悦,30%的畏惧和20%的哀伤。
“你在干什么?”威尔的声音从本机身后响起,这时本机才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地下车间的出口。威尔正把头别向本机,手中握着一个小巧的黑色柱状物体,没准是电击棒,又或许是甩棍,本机总感觉它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可能这个气息的真正来源是“它是由威尔制造的”这一事实。
“应当是‘遐思’程式使本机产生了过多的思维活动和一些不自主的行动。”本机如实汇报。
“啊、”虽然是语气词,但是仍然无法从这个男孩的嗓音中分析出任何明确的情绪,“那……可不行。”
“要删除该程式吗?”
“不。”威尔一口回绝了。看来他对这个程式抱有某种特殊的执念。有没有可能,这其实是他父亲的遗产?
男孩把椅子转向本机——像他这样的多面手确实需要这么一把转椅,更何况它的下面还装配了四个轮子呢。这么说来,这把椅子是否也可看作某种形态上的轮椅?
“这样吧,谈谈你刚才在想什么。”威尔的话语拉回了本机的思绪。
“有关信息浪潮的诸多事宜。”本机依旧如实回答。
“已经会用比喻了?”虽然本机非常希望,但是从威尔的脸上看不出有哪怕一丝欣慰的神色。难道威尔其实偷偷屏蔽了本机对他的情绪进行观测的功能吗?似乎不太现实,但是他可是威尔……
“分析一下你的‘遐思’和你跑到门口这一行动之间的关联。”
非常干净的命令,那些初等机械最“喜欢”听到的大概就是这类语句了。不过在本机看来总觉得缺少了……那类被称为“人性中的重要部分”的东西。
“分析中……分析完毕。结果为:来自序列号:‘X28EY’的四封电邮。”
“寄给你的?”
“否定。该电邮寄往某个不知名的服务型机器人生产商,并设定在三号发射站反复发送,直到该生产商派遣维修人员对发送者进行维修或替换。”
“三号发射站?可真够古老的……时至今日仍然在工作吗?”
“据百科显示,三号发射站已于20XX年废弃。理论上来说,按照‘低熵公约’,其一切设备都应当已经停工。”
“电子灵异事件?”威尔勾起了嘴角,“能追查到序列号‘X28EY’的名号吗?”
“否定。出场公司已停止营业,在线数据库已无法访问。”
“检索电邮本身呢?”
“确认。结果:‘爱丽丝’。”
“喔。”威尔慢慢站起身,“跟踪电邮到达三号发射站之前的路径,我们去‘兔子洞’里一探究竟。”


一座相当普通的宅邸正常地屹立在街道一旁。房屋似乎有修缮过的痕迹,然而即便如此也显得有些老旧——至少有二十年的历史了。
这就是爱丽丝的“家”。
威尔不太可能是出于好奇而陪本机探查这一不自然现象。可能性其一:消除本机因‘遐思’产生的冗余思维,并对其进行分析;其二:此次不自然现象大概率是人为产生,威尔将酌情消灭该个人或团体,以排除将来计划中不必要的阻碍。他不会去交好,因为这是一个只需要一个人的计划——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
本机主动去敲了门,门内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脚步声,可以听出这里的户主已经身体虚弱到难以正常行步了,这和本机截获的信息本身的描述也相吻合。几十秒后,门开了,一个十分年迈的老妇人把头探了出来。
“你好,我是情报局的警探阿道夫·施瓦布,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会用这么年幼的素体,我可以告诉你这是特殊的工作需要,也可以让你产生更多的亲近感。我们在进行信息筛查时发现从你的住宅中发出了一些不寻常的发射站调用指令,其中可能有触犯‘低墒定理’的隐患。希望你能配合调查。这是我的警探信息标识。”威尔把怀中的一个手册状的物体出示给老妇人。世界越是高度电子信息化,纸质文件就越具有说服力,然而假的终究是假的,不知这个警探手册是威尔自己伪造的还是从某个真正的警探身上偷的。
老妇人审视了一会儿威尔和本机,随后颤颤巍巍地说道:“进来吧。”
“你刚刚犯了个错,”本机悄悄在威尔耳旁提醒到,“是‘低墒公约’,不是‘低墒定理’。”
“难怪感觉有点拗口。”他只是耸了耸肩。

屋内的光线很暗,事实上,这个时代的大多数老人似乎都不太愿意与阳光打交道,尤其是孤寡老人。
“我就直言不讳了——你是不是有一个名叫‘爱丽丝’的服侍型机器人?如果你已经忘记了它的名字,可以检查一下它的序列号,应该是‘X28EY’。不介意的话,可以叫它出来让我们检查一下吗?”
本机观察着老妇人的表情,不过对于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本机至多只能看到他们眼中的疲惫和无力,无法看出更多的情绪波动。而且他们时常会走神,比如现在,那位老妇人正看向一间卧室的门,丝毫没有准备回答一个问题的迹象。不过,根据行为心理学推测,那扇门里关着的应该就是“爱丽丝”了。
“我……从来没有买过服侍型机器人。”老妇人艰难地缓缓吐出这句话。
“没有服侍型机器人,独自生活不会很困难吗?”威尔似乎还不打算直接威逼。
“追求方便是年轻人的事……对于我这类……躺在棺材上的人,反而是要多劳苦一下自己,才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哩。”
老妇人先是把头低下,随后又情不自禁地看向了那扇门:“如果只是坐在这榻上,任凭不多的时日在眼前一天天流走,那和死去又有什么区别呢?最后甚至会认不清自己的存在吧,陷入迷糊的、腐朽的泥潭,无人问津地离开这里……”
“您的子女呢?”象征性地,本机问了一句。
老人只是闭口不言,通常这就表示她的子女正一心忙于工作。否则,如果她没有孩子,她就会回答:“没有。”;如果她的孩子死了,她就会叹气。不过她只是闭口不言,她的孩子想来就是在忙于工作。
“我看您一直盯着那个房间,里面难道有什么事情吗?”
老妇人慢慢把自己的目光移开,转向本机,又转向威尔:“那是我父亲的房间。”
“你的父亲?他还……”
“他已经走了五十年了。”老妇人锁死了眉头,过了一会儿又放松下来。她把两只手握在一起,然后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本机和威尔都没有说话,无形中感到老妇人的话应该还有下文。
“他曾经有过一个服侍型机器人,名字就叫‘爱丽丝’。”
威尔和本机仍然没有说话,而老妇人似乎也没有其他话要说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一分多钟。
最后威尔开口道:“那个机器人,现在还在吗?”
“自从……父亲下葬之后……就没有再见过它。”老妇人抬起头,瞥了本机和威尔两眼,随后又把头低下了。
本机看向威尔,而威尔已经起身了。


三号发射站。
阴郁的枯松败草遍布此地,工业区的痕迹——生锈的巨大铁塔、废弃的电线、颓唐而满是蜘蛛网的破旧空屋粗犷地在这片晦暗的土地上伸展,尽管寂静无声,却又仿佛充满了失真的、低沉而疯狂的喧嚣。这是机械与自然野性交融的呐喊,传达出某种不伦而惊世骇俗的恐怖死气。
在这死亡的土地上,一个已经无法辨认出形状的机械正悄悄地发出某种细微的“嗡嗡”声,这是制造电磁波的声音。威尔翻过了狂乱的钢筋,站在了那个机械之前。本机紧随其后,看着那个名叫“爱丽丝”的服侍型机器人把自己脑部的导线接入了一个尚能调用能源的服务器。电光不时从她的额头或眼窝附近闪过,而她的身体已经与地面融为一体。她就在这里,五十年如一日地发送着无人问津的请求。她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尽管这个世界早已离她远去。她在幻梦之中赋予自身使命,她所服侍的主体究竟是谁,现在已然不再重要。
雨停了,但地上的水洼长着眼睛。它们在审视人间,它们看到了一切。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楼主|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20-1-22 22:10:40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一时想不好怎么写了……不过我可以推荐一个对我影响颇深的演讲。如果第一遍没听懂的话可以想想至少它能对我产生一些深远的影响,好让你有信心多听、多琢磨几遍。不过真的会有人看到这个评论吗?
这是演讲地址:https://b23.tv/av3897861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楼主|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20-1-25 22:03:29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要弄b站的征文,所以第三章要往后靠了(躬身)。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楼主|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20-2-15 21:25:14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本机名号:‘阿尔法’,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我叫列克,初次见面……你还真把它的记忆体剪了?”
“何乐而不为?”
“这倒也是……我还以为……咳……你对它会抱有某种拟人化的情感呢。”
“与其说‘拟人化’,倒不如说我根本不认为人与机器有什么区别。他们都会感到痛苦,而我会在尽量不让他们感到痛苦的同时让他们为我所用。”
“哼……咳。当你真的遇到麻烦的时候,你可就顾不及自己的‘道德准则’了。”
“到时候再看吧。”
“到时候……咳、咳……再看?你要知道,这条路最容不得的就是打没准备的仗!你以为——‘到时候’你会有时间让你纠结……咳哼……”
“瞧你这样子,去医院看看吧。倒不是说我关心你,但是作为个别记得我父亲的人之一,我希望你至少珍惜一下自己的生命。”
“说到……咳咳……‘希望’。我不愿意去医院治疗恰好是因为我没有‘希望’!因为我必须看着你天真地认为有‘完美的解决方案’,仿佛你对上帝打了招呼,……咳……你认为……这现实吗?我必须看着你一步一步被当作恐怖分子,而你巴不得自己因为这而被处死,结束自己痛苦的生命,因为这样你就好欺骗你自己‘死得其所’……”
“我出发了。这是特效药,从那个黑药房弄来的,我想,总比没有好。先放这儿了。”

——凡多与丽丝

科研部部长要求与我进行一次面试,其实每个部门的部长都有这个义务,只不过由于成员流动太频繁,大多数情况下“面试”都只不过是一群人坐在一起填写“1+1=2”之类的事务,而机器人更是可以直接跳过这个流程直接入伍。所以……难以想象居然还有如此“敬业”的上层成员。对他来说这是认真努力的表现,对我来说则是多了一重麻烦。
我坚持让阿尔法照看列克,实际上是为了让列克把药吃下去。他的自我毁灭欲太强了。尽管他的想法不无道理,但我依旧认为他太过悲观,最令我头疼的是他乐于沉浸在自己的悲观设想当中无法自拔。我想自己应当做点什么来证明我的计划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糟糕。
在此之前,我得先通过面试官这一关。

我静默地走进房间,光线很集中,导致角落一片漆黑,不过中央的视野还算清晰。灯光照在一个背对着我,披着金色长发的女人身上,我想她就是我接下来要对付的对象了。金属的桌面反射出刺目的白光,令我感到有些恍惚。
女人转身对我点了点头,我顺势坐在桌旁,而女人则多站了一会儿才坐到了我的对面。她还很年轻,大概还不到四十岁,这说明她绝非简单的货色。
“威尔先生。”
“是。”
“您选择科研道路的目的是什么?”
很经典的问题。
“为人类与机器人精神的共同进步和社会的和谐安定奉献智慧。”
很经典的回答。
女人轻轻笑了一下,听不出是欣慰还是轻蔑。
“你要以何种方式实现这个目的呢?”
“牺牲最小,收益最大的方式。”
这是实话。
“太笼统了,能否具体说明一下?”
“您的问题本就很笼统,面试官大人。我只能诉说自己的信念。”
女人点了点头。
“你对人造海洋计划有何看法?”
喔,于是她开始问具体的问题了。反映灵敏。
“采用传统的运输方式可能会造成大量海洋生物在途中死亡,我想或许可以运用理论上已经成立的活体冷藏技术……‘人工冬眠’,来进行实验……”
女人摆了摆手,示意我停止。
“我希望你能够从社会角度入手。”
“但我们是科研部……”
女人摇了摇头:“科技是为了满足社会的需求,这是我们的宗旨。从社会的角度入手,才能从根本上发觉并解决问题。”
有些难缠,我思索了一下。
“‘人造海洋计划’的起因是自然海洋遭到过度污染,其根源是核废料长久以来的排放——这是为了满足人民的能源需要……”
啊,我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永恒能源。”
我和她同时脱口而出。
违反物理定律的不成熟的想法。
“你相信它的存在吗?”女人问道。
说实在的,这时候这女人显得可真像一个教徒。
“当然,我相信。”我“笃定”地回答。实际上我完全不相信。
我毫不怀疑这个女人有着测谎设备,它们会测量我的心率和脉搏,相对应的,我也有控制自己心率和脉搏的方法,只要我足够小心……
女人审视了我一会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你刚刚提到‘牺牲最小,收益最大’,是吗?”
“没错。”
“那么你所谓的‘牺牲’,是你主观上的自我牺牲,还是社会层面的牺牲呢?哪一个是你放在更高地位的?”
“二者的地位相同,面试官大人。”我尝试让自己显得更像个有私心的常人,这女人真是步步紧逼啊。
“你使用十二岁少年形象义体的理由是什么?”
跳脱的话题?绕不倒我。
“只是个人喜好。”
“你喜欢可爱的事物吗?”
“那要看具体到底是什么事物,面试官大人。”
“猫?”
“挺喜欢的。”
“你对人民反映‘生活愈发单调’这一点有何看法?”
“向他们传达自己工作的神圣意义。教化他们。”
“是否有可用的科技能方便这一方案的实行?”
“百年前的心理学就足矣。”
“你认为机器人也会感到空虚吗?”
“凡有意识的存在都会如此。”
“是否有办法摒除这一感觉?”
“找点其他事做。”
“是否有科技方便这一方法的实行?”
“百年前的智能推送技术就足矣。”
“这会侵害到人民的隐私,你认为这是应当的吗?”
“权衡得失之后,我认为这是应当的。”
“你的信念是什么?”
“‘牺牲最小,收益最大’。”
“你认为自己在考虑刚刚的问题的时候是以这样的前提思考吗?”
啊哦。
“我认为——是的。”心率,稳住,“总会有牺牲的。”
“那就矛盾了。”女人笑了笑,“难道不可能有‘完美的解决方案’吗?为什么‘一定会有牺牲’呢?”
我没能即答。事实上,我没有再说话。
“或许你的确相信自己能够做到‘牺牲最小,收益最大’,但这并不是深植你本心的想法。你或许的确抱有这种信念,但在这信念之下,你的内心仍然存在一个黑暗的角落。”
“您没有理由……”
“你很聪明,你是我见过的所有意识体中反应最灵敏、思维最活跃的之一,如果你真的一心向善,我们必然会迎来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然而你的内心却在企图掩藏什么,这使得你变得极端危险。”
我可以想出一万种反驳她的话语,但我知道没有一种能够真正驳倒她。
她的信念坚如磐石。
“我恐怕不能让你进入科研部。”留下这句话,她与我对视了相当长的时间,没有浮现任何表情。然后她站了起来,走到我身后的门口,然后她离开了。
我在原处坐了很久,脑子头一次如此的空荡。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简单地遭遇挫败。我忽然感觉鼻子酸酸的。
不……不会吧。哭了?
真想捶死自己。


“你疯了吗!”
阿尔法被“肢解”,药片散落了一地,房间里满是违禁品的味道——或者说腐朽的气息。显然,列克完全没有听我的劝,反而变本加厉地在自我毁灭的路上越走越远。
“不,我没疯。”列克迟疑了一下,冷漠地说道:“不,我是疯了。从我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身上的时候,我就疯了。”
我情不自禁地捏了捏拳头:
“我不是普通的孩子。”
“你‘不普通’在哪里呢?比其他孩子早十年学会微积分?”
“听着,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吵架……”
“那就滚!每一次你出现在我面前,都只是让我更加失望!”
喔,这次可能是抽得劲儿太过了。
我张了张口,试图说一些能够扭转情况的话,然而却发现自己对于这种境况毫无处理的经验,更不必说我的鼻子又开始酸了——天,在我有限的人生时光中我已经多少年没有哭过了?这该说是厚积薄发吗?
在我的大脑开始胡思乱想时我便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再在此处做出任何改变,尽管不甘,尽管对堕落的列克感到恶心与怜悯,但是至少今天我已经力不从心了。一天尝到两次失败的感觉真是糟糕透顶。
我拿起阿尔法的核心组件,默默地离开。
那个女人……拥有坚强的意志,忠诚的心,聪慧的头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个完美的个体。如果她站在我这边,我必然会爱上她。
然而她站在我的对面,因此我不得不杀死她。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97 天

资金
0 元
战力
0 分
水晶
14306 瓶
消息 好友
 楼主| 月归尘,晓古兮 发表于 2020-3-15 16:18:56 手机洛家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是“人”?
如果把一个人的思维和记忆导入狗的大脑,那么那条狗算是“人”吗?显然由于狗独有的大脑结构,导入的思维与记忆并不能被完好地还原利用,而狗在体液调节上的生理天性也不会受思维与记忆的影响,即狗的生理冲动将一如既往地存在,那么此时,这个“人”的意识是否已经变成了“狗”的意识呢?
而如果再把这个思维与记忆导回人脑内,毫无疑问这个意识已经遭受了不可磨灭的深刻改变,此时,作为狗的记忆和思维已经混入了他作为人的记忆与思维,尽管内环境已经回归人体系统,但神经上的矛盾感却永远无法回复如初。
法律上严禁将人体义体化70%以上,而大脑更是电子改造的禁区,然而法律并未对关于动物的义体化有所声明,那么将人的意识导入狗的大脑并加以电子化,究竟算怎样的“亵渎”呢?这样的生命有权存在吗?
“一切生命都有权存在,阿尔法。只不过有些生命人类无权去创造。他们无法承担后果。鲁莽地一往无前是愚蠢的。”
“那么,我们不应该杀死任何人,不是吗?”
“如果社会处于平稳发展中——是的,我们尽力维护它的平稳。但是如今的社会已经岌岌可危,我们不得不采取一些极端措施来扭转局面。”
“是否存在一个‘胜之不武’的办法呢?是否存在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对我来说,我能想到的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就是杀死那个女人。我没有改变她意志的能力,我也不愿去改变。对于这么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来说,死亡反而是更好的归宿。”
“‘士可杀,不可辱’……”
“是的。所以我要你记住:一切意识体都值得尊敬,当我们剥夺他们的生命时,我们应当心怀罪恶感。不论是愚者还是智者,他们都经受着同等程度的快乐与困苦。终止他们的生活,是一种僭越。”
“罪恶感会在什么时候消失呢?”
“不会。它将伴随我的一生,因为它正是我坚持笃信的事物。在我死后,或许我的恶将被广而告之,我理应经受如此骂名,这正是社会应有的方式——引人良善,厌弃罪恶。”
“如果这既不会给您带来名誉,又不会给您带来快乐,您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很快乐,阿尔法。”威尔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刺目的白光引起视觉设备一阵失明,“只要能让人类欣欣向荣,我就很快乐。”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洛家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揭示板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摘要版|洛家. ( 粤ICP备20001428 )

GMT+8, 2020-10-1 02:45 , Processed in 0.278363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