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洛家 登录
洛克人我的家 返回首页

兔子貓的个人空间

日志

同人小說-「樂園再現」未修正版(集數30、31)

已有 11 次阅读2020-11-23 09:13 | 洛克人X, 同人文

虽然连载了修正版,但是想到有些人尚未看过,就来发佈过去的文。 
WARNING! 以下内容可能会造到不适,像是错字、角色性格崩坏、内容空洞。 能接受的人敬请收看。




乐园再现 - 30 - 认同与不认同  在梦中沉睡


–––––––––––––––––––––– 
认同……是认同力量还是权力?不认同……是指对方太弱?
如果自己的力量依然太弱不受到认同,那自己是该造著对方的想法去做,做到认同?
这样暧昧不清的词语……无法理解最后到底是想传达什么。
受不了或承受不了的话,就只好……逃避现实,到梦中沉睡,回顾以前的好日子……什么也不管,只要活在好的世界里。
–––––––––––––––––––––– 
芙蕾亚哭着跑到猎人总部外面,一路奔跑时引来众多人群的注视,所有想法都一致是"她怎么了?"、"是为了什么而哭?"、"好可怜"、"看起来好伤心啊!"这些。
很多人想去关怀,但是芙蕾亚都无视他们一直奔跑,连关心她一下的时间都快速飞过。
芙蕾亚……是为了什么而哭?是因为什么哭泣?
当她跑到一个废气的工厂时,芙蕾亚无力继续,在阴影处蹲下来哭泣,脸埋入膝盖里。
「呜……」女孩的抽泣声,响彻空荡荡的工厂里。在只有哭声的情况下,令一个声音传来,一个用喷射装置飞来的声音,那人……正靠近芙蕾亚身边。
「女孩,妳为什么而哭?没事吧?」
「嗯?」芙蕾亚抬起头停止哭泣望向陌生人,看到一个怪面具,身披着黑色斗篷遮掩自己的身体,紫色马尾发在后飘逸,面具上的图案红色中心点,黄色菱形与蓝色水滴各自在上下方。「你是谁啊?芙蕾亚不认识你!」
「女孩芙蕾亚,妳不认识我没关系,我只想问妳,妳怎么了?」陌生人试探的问。
「芙蕾亚不受到认同,芙蕾亚明明很强,却老是被人保护,还有,芙蕾亚刚被杰洛哥哥打了,好痛!杰洛哥哥以为芙蕾亚会杀了恩布拉姐姐。」芙蕾亚将原因说出那位陌生人。
「这样啊!那妳想怎么做?」陌生人又问。
「不知道……芙蕾亚不知道……」
「妳想躲避所以跑出来对吧?要不要我……帮妳一个小忙?让妳远离现实。」陌生人伸出手,想帮助芙蕾亚。在面具下,露出邪恶的笑容。
「躲?大哥哥,真的可以帮芙蕾亚远离现实吗?」芙蕾亚的眼睛亮起来。
「是的!只要妳想,我就会带妳到可以远离现实的世界!」
「那好!芙蕾亚想要!芙蕾亚不想要那么伤心!」
「那牵住我的手吧!」
「好!」芙蕾亚提起手,抓住陌生人的手,接受对方的给予。
这时面具下的邪恶笑容,盯着眼神失去光芒,闭上双瞳去沉睡的少女,失去支撑倒地,陷入睡美人式沉睡。接受了不明人士的礼物,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白雪公主,接受了毒苹果,天真纯洁的公主接手拿到便一口咬下苹果,接着陷入死亡沉睡,唯有……一个神祕钥匙才能甦醒。
那钥匙是何物……无从得知。
「请睡吧!女孩芙蕾亚,到妳最希望的世界里过日子,在梦沉世界中,睡吧……」陌生人丟下睡着的芙蕾亚,边走边自言自语。
为了不感到痛苦,而逃到梦中世界,活在一个幸福又快乐的世界。
––––––––––––––––––––––
「芙蕾亚!!!芙蕾亚!!!听到的话请回答我!不要躲了!芙蕾亚!!!」在大街上寻找小女孩的艾克斯,不断寻找躲起来的女孩。「芙蕾亚!!!」
找不到……在这街上都找不到芙蕾亚……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这样?!艾克斯停下来,在脑中想事情。事情怎会演变成这样?!
不行!我不能洩气!我得找到芙蕾亚才行!!!艾克斯猛摇头,甩开不好的意念,继续迈步向前跑找人。
艾克斯经过街区、大楼、店家、公园、车站、空地这些区域,就是找不到在哭泣的女孩,直到转到一个弯,来一个空空的工厂里,发现到芙蕾亚横躺在地上。
「芙蕾亚!!!」艾克斯跑过去扶起芙蕾亚,大声呼唤她。「醒醒!芙蕾亚!!!芙蕾亚!!!!」
芙蕾亚依然没醒过来,双眼紧闭,身体任艾克斯摇晃,都已经用最大声音跟摇晃来呼唤了,芙蕾亚就是不醒。
「醒醒啊!芙蕾亚!!!」艾克斯很慌张,猛摇芙蕾亚的身体。
「女孩芙蕾亚已经逃往另一个世界了,在那里她会过得很快乐,你再也叫不醒她了,因为这是我的幻觉,梦沉!」赫尔从阴影处走出,看向艾克斯解释芙蕾亚的事。「女孩芙蕾亚为了不感到伤心,接受我的梦沉到另一个世界,名为"认同与幸福"!」
「你是谁!?!?为什么让芙蕾亚睡着?」艾克斯喝问,将手变化成手砲,扶著手砲对準赫尔。
「我是诸神黄昏的领队,死梦冥王赫尔。」赫尔向艾克斯自我介绍。「我的部下很受你照顾了!没想到能将我们诸神黄昏击溃剩下领队,传说中的洛克人,实力不容小觑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快点将芙蕾亚弄醒!!!」
「弄醒?想醒来的方法很简单,你去唤醒她就好,拥有强大破坏力量的女孩,轻易进入能够远离悲伤的幸福世界,那么你也进去就可以了!」赫尔伸出手,想让艾克斯抓住帮助他进入梦沉世界。「想帮女孩芙蕾亚,就靠自己的力量!」
「啧……」艾克斯有猜到这可能是陷阱,但是为了芙蕾亚,只好……借由赫尔的力量进入梦沉。「我去!」
「来吧!」
艾克斯抓住赫尔的手,经由赫尔的力量来到梦沉的世界,跟芙蕾亚的情况一样,闭上眼睛进入沉睡。
「哼哼哼……尽管在里面游荡吧!」赫尔冷笑,转身走入阴影处。「理想与实际的世界,开启!」
––––––––––––––––––––––
认同与幸福的世界……
芙蕾亚很开心,因为这里有恩布拉姐姐跟哥哥,芙蕾亚跟哥哥一起玩,不管到哪里,哥哥都会带芙蕾亚到任何地方。
恩布拉姐姐都很放心的交给芙蕾亚去做,芙蕾亚做错事依然笑容满面,哥哥也不会责备芙蕾亚,总是笑笑带过。
芙蕾亚被认同了……好开心~!芙蕾亚想待在这里!
「芙蕾亚,麻烦妳去解决这任务!这可能很困难,不过哥哥我很放心,因为芙蕾亚很强的!」
芙蕾亚拿到洛基哥哥的任务,这是要解决非法军火商。
「妳只要把非正规品都抓起来就好!」
「好~」
但是芙蕾亚想做到更好,於是芙蕾亚直接将他们杀掉,让他们倒在地面上,因为这样最快!不过在猎人总部里,大家……都疏离芙蕾亚了。
芙蕾亚好像做了坏事了……当芙蕾亚面对恩布拉姐姐跟哥哥时,他们都是笑着的,芙蕾亚还是有做到好事?!
芙蕾亚觉得怪怪的……芙蕾亚不喜欢这样。明明做了坏事不是吗?芙蕾亚可是出手伤人了喔~为什么不指责芙蕾亚呢?
芙蕾亚……不……我(私/わたし)……我想要的认同好像不是这样子的。


理想与实际的世界……
我的理想,是创造出人类和机器人和平共处的世界,大家都欢乐的笑,没有战争,没有憎恨与愤怒。
这样的理想乡,一直都是我的理想,可是……实际上不是这样!
非正规品经常闹事,非法组织总是出现扰乱世间,总是引发战争,总是让人感到痛苦……而我的存在,就是这样,必须出面阻止。
我在想,这样的战斗要到何时?我到底要到何时才能停止战斗?人类跟机器人和乐融融在一起的时光要何时出现?在这样下去……痛苦都会增加!
我能做的……就只有阻止,用战斗不断的阻止,直到所有非正规品都平息……
但我还是想问……到底要到何时??!!
我总是烦恼著,虽然一直烦恼,但我总是下杀手,将非正规品躺地不起……回过神来,我早已是走在尸体前进的。
我这种人……是称不了英雄的!!!
我想实际做的,是什么?
–––––––––––––––––––––
在猎人总部这里,杰洛坐在桌椅前,手撑着额头想事情。
(振作一点!爱丽丝!)
(求求你……请你……不要再对付仲裁部队了……让我们……一起生活在"只有思考型机器人的世界"好吗?)
(爱丽丝……所谓的"只有思考型机器人的世界",就只是个幻影罢了!!!)
(说的也是……不过……我还是深深相信著……能够在"只有思考型机器人的世界"里……和你一起……)
(爱丽丝……啊!?爱丽丝……爱丽丝……爱丽丝……爱丽丝、爱丽丝……)
杰洛回忆中的少女失去动力,静静的躺在杰洛的怀中。
(呜哇啊啊啊———!!!我到底……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斗的啊~!)
回忆结束,杰洛起身离开个人室,走向门口离开猎人总部,出发寻找艾克斯跟芙蕾亚。
如果那时的悲伤,能够借由现在与未来来弥补,我就毫不犹豫的试!就算別人都说我只会战斗,但是我……还是要相信艾克斯!
可是……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杰洛停下脚步,犹豫一时。
最后能够找到答案吗?战斗的理由……


罪恶感与命运的世界……开启!



  →待续←


––––––––––––
希望这篇不会很怪……
总之先摆出一个姿势吧!orz……
脑内塞住,打出来的文可能走了向……囧!





乐园再现 - 31 - 希望之眼瞳带走黑暗



––––––––––––––––––––––
让风带走思念、疑惑、伤心,风随时对着众人微笑!
让希望之眼瞳赶走黑暗中的邪恶物资,笃定心中的信念!
要相信……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要认同……自己的所作所为!
自己是独一独二的!
自由的随风飘吧~~~将烦恼拋到脑后~~~
––––––––––––––––––––––
理想与实际的世界……
总是受到別人的奉承,总是听到自己被人抬得高高,总是要自己对他们勉强欢笑,总是为了他们而战!
那自己呢?
什么都不管了吗?自己变怎么样了都无所谓了吗?自己总是背负伤心、愤怒、憎恨各种非正规品带来的心情!
明明自己连远方的救命生都听不到,要建立起人类与机器人和平共处的世界这理想,其实只不过是幻想吧?!
自己并不是万能的人啊!
总有一天会累垮的、总有一天会死在谁手中、总有一天会失去动力而死、总有一天无法再动、总有一天会无法战斗的……
总有一天……
抱持著理想向前进,在別人眼中看是踏着尸体前进的杀人犯,实际做的根本不一样!
不想战斗,最后还是将对方给杀了;不想伤害人,最后还是将他失去生命。
自己……是个没用的人!!!


认同与幸福的世界……
「芙蕾亚,妳今天又擅自用念动力打伤了人吗?」恩布拉蹲身面对满脸都是泪水的女孩问。
「芙蕾亚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姐姐我不怪妳,只希望妳及时道歉就好,念动力別拿来用伤普通人喔!」
「嗯!」
「念动力又增强了,姐姐我很高兴喔!以后救助社会会更有帮助,太好了!」
「是这样吗?」
芙蕾亚被认同了,可是芙蕾亚不怎么高兴,芙蕾亚还是很伤心!
这跟平常的恩布拉姐姐不一样,为什么?
「芙蕾亚,接下来这个任务交给妳一个人去做,没问题吧?」
「看起来好难喔~哥哥!」
「没问题的!芙蕾亚做得到的!」
「是吗?」
可是芙蕾亚还是有做不到的事情啊!芙蕾亚不是万能的!芙蕾亚……不是很强!
「芙蕾亚很厉害的!一定做得到的!」
芙蕾亚不是万能的啊!
「芙蕾亚最厉害了!」
芙蕾亚也只有力量厉害而已啊!
虽然被认同了,力量是被认同了,不过……芙蕾亚还是不舒服,为什么呢?
明明都感到幸福啦……


罪恶感与命运的世界……
口口都说要斩除所有非正规品,但是所谓的非正规品,是……?
……身为非正规品猎人,绝不原谅非正规品的自己……
……以及背负打倒"那家伙"的使命的,真正的自己……
两个完全不同的命运……
自己将爱丽丝给杀死,那自己是认定爱丽丝为非正规品?为什么?
对人类做出伤害与违背机器人法则的机器人就是非正规品,对社会做出坏事的就是非正规品……
……爱丽丝……她并不是非正规品,而自己却……
这个罪恶感,做出对心爱的女生出手杀害的罪恶感,永不消失!
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战斗?
非正规品……是如何定义的?
斩除所有非正规品就是非正规品猎人的工作,守护人类就是非正规品猎人的工作,非正规品猎人必须服从人类,为了人类除掉非正规品而战斗,这是命运!
不管自己杀了多少个非正规品,那个罪恶感就是不会消失,同时自己就是不能违背服从人类的命运!
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为了什么战?
––––––––––––––––––––––
「哼哼……很好!不断的疑惑吧!英雄艾克斯,女孩芙蕾亚!」赫尔看着眼前的沉睡的两人说,很满意的哼笑。
倒在地上沉睡的艾克斯跟芙蕾亚,听不见赫尔的邪恶笑声,陷入梦沉,要是睡得越深,陷得越深,将会回不去现实!
「走迷惘道路的艾克斯,走到疑虑道路的芙蕾亚,你们越是找不到答案,你们越不可能回来!哼哼哼……那么,给你们一个小礼物吧!梦杀!」赫尔将自己的身体淡化,身体越来越淡,直到消失不知踪影,他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梦杀,自己潜入对方的梦沉世界,进行精神攻击,让黑暗心思越强,要是没有保有光明思想将会死亡!
唯有钥匙,一个特殊钥匙才能打开另一个门。被打开的潘朵拉盒子,打开一次看到邪恶的一面,贪婪、虚无、诽谤、嫉妒、痛苦,盖上再打开,看到希望。
如果有希望的话……
––––––––––––––––––––––
正在维修中的洛基,胸口正在被维修人员用工具修理中,意识目前回覆中,但是嘴巴跟声音抢先出现。
「芙蕾亚……」
「嗯?他是不是说话了啊?」在左侧的维修人员对面前的另一个绿色维修人员发问。
「怎么可能啊?伤得那么重,连意识都没有,怎么说话啊?」
「也对……」
正当维修人员认为洛基不可能开口说话时,洛基半睁著眼,再度开口说话。
「芙蕾亚……不要哭……拜托妳……不要哭。」
「喂喂!!!他是真的说话啦!道格拉斯先生!而且有意识了!」
「什么?!」绿色维修人员道格拉斯,转头看向洛基,亲眼看到洛基真的有意识的睁开眼。「快、快点!请尽快输入麻醉程式!在这状况下维修他会很痛苦的!」
「是!!!」
突然醒来的洛基,对着在远方的芙蕾亚传达思念!
––––––––––––––––––––––
理想与实际、认同与幸福、罪恶感与命运的世界,突然透入光芒。
「什么?」赫尔很吃惊,在梦沉世界中停住。「怎么回事?希望之光进来了?」


艾克斯——话说如此,我还是没走错路,我还是想相信希望!我还是想用我的力量拯救这世界!我还是想继续向前进,就算被人说是踏着尸体前进的……
芙蕾亚——我想要的认同,不是一昧的奉承,虽然不想伤心,但更不想看到恩布拉姐姐跟哥哥伤心的样子!我不想再用念动力来杀害人了!!!
杰洛——我的战斗是无法停止,要我背负着罪恶感也没关系,我的战斗绝非为了破坏一切,我……不会迷惘!


「怎么会?我的梦沉是不可能解除的!!!」赫尔很错愕,赶紧从梦沉世界离开回到现实。
当赫尔离开梦沉时,艾克斯将手砲的砲口抵在赫尔的脑后。
「多亏你,我才不会迷惘,这点我向你道谢,不过……」艾克斯露出满意的笑容道谢,接着为了要解决事情时就收起笑容,严肃的说。「我还是要请你将伊甸园计画解除,趁现在投降较好,我放你一条生路的!」
「生路?別说这种虚伪者会说的话比较好喔!艾克斯!」赫尔启动脚上的喷射装置飞往空中,低看着艾克斯。「非正规品最后的路不是死就是一直与你们非正规品猎人对抗到底,还想放非正规品逃走,哼!果然跟传闻中说的一样,是个天真的家伙!」
「你怎么说我没关系!请你住手吧!」
「不行!伊甸园必须成立,我们思考型机器人的乐园,专属思考型机器人的世界,如果我不发展,那谁会来?非正规品猎人就乖乖的听人类就好!」赫尔拒绝,用喷射装置要离开艾克斯身边,右手一挥,洒下光点,光点形成已死的诸神黄昏成员。
「等一下!」艾克斯赶紧向前追人,但是赫尔丟下的幻觉出面阻挡艾克斯的前进。「少烦人!快让开啊!」
艾克斯正当与幻觉对抗时,芙蕾亚摇摇晃晃的起身,低著头,查觉到赫尔要离开时,跳飞到赫尔下一步会来的地方。
「什———」赫尔还未说完整的什么时,脸部先被一个小小的拳头迎上,力道过大,将人飞后撞上铁柜,同时面具被破坏,俊俏的脸被人看见。「唔……怎会?身为诸神黄昏的领队,竟然被一个小女孩……」
「我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我不想用错地方,我想保护任何人!」芙蕾亚慢步走向赫尔前,对着自己建立信心而说。「我……不原谅诸神黄昏的处事方式!」
「芙蕾亚……?」艾克斯吓到了,面对那样的芙蕾亚,感觉到不是恐惧,而是感觉女孩的成熟。
芙蕾亚她……不再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了,而是用我(私/わたし)了!该说长大还是……心灵成长?
「妳……」赫尔缓慢站起,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芙蕾亚。
「不过我不会杀了你,我希望你改邪归正,请你投降向猎人总部投案吧!」芙蕾亚收起蓝光,用坚定的眼神看赫尔。
「开什么玩笑啊?!那样的话,我宁愿死!!!」赫尔歇斯底里的大吼,举起做出手刀式的右手,然后刺向动力炉,用自杀丧命此地。「这样……就不会死在你们猎人的手中了……哼哼哼……」
赫尔发出痛苦的笑声,身体往后倒下,失去动力。艾克斯身边的幻觉,因为赫尔的死亡,幻觉消失了。
「笨蛋……」艾克斯低下头,暗骂赫尔。
芙蕾亚一看到那景象先是惊愕,接着看到赫尔倒地后,眼神变得悲伤。
「为什么要这样?这样……不对呀……」
「芙蕾亚……」
诸神黄昏的领队死后,这时吹起风到里头,扫起芙蕾亚的裙摆和躺在地上的赫尔的黑色斗篷与头发。
让风……带走死寂与悲伤吧!让风带走眼泪……
––––––––––––––––––––––
杰洛寻找到答案后,睁开双眼望向天空,风吹起,将他的金发飘逸摆荡,风轻拂著他的脸庞。
望着蓝蓝的天空,杰洛露出小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
「风吗?还真应景……」
对了!差点要去找艾克斯跟豆芽菜!
「他们去哪了?」杰洛踏上寻找同伴的脚程,任风吹著他的金发。
那双湛蓝双瞳,在另一头看到了什么?希望?未来?还是……信心?


  ≧待续≦


=========
太棒了~总算要结尾了!!!
赶紧写结尾吧~~冲!


按爪

鸡蛋

花花

拇指

去屎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洛家

小黑屋|摘要版|洛家. ( 粤ICP备20001428 )

GMT+8, 2021-1-23 12:18 , Processed in 0.05221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